越貧窮越快樂

十七歲的妙工俊陽本名李俊陽,他自稱「妙工」,「因為這樣就可以說自己不是藝術家了,我只是一個工人嘛,至少是個奇妙的工人。」事實上,他曾是畫電影看板、廟宇彩繪的畫師。九O年代電腦普及後,畫師這一行沒落了,他也壓不住狂熱的創作慾,就從月入十幾萬的畫師,變成窮光蛋藝術家。

但他可能是最快樂的窮光蛋了。他不想當大藝術家,也不管外面的藝術市場如何天翻地覆,二十幾年來,他始終寧靜篤定蝸居在台中、租來的小小土角厝裡。他的小屋子就是他的美術館,以有形的繪畫、雕刻,聯繫著無形的神佛,得天獨厚地擁有一個自成的創作天地。

Tags:
 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